Bird

内蒙古呼和浩特 爱好食物,摄影,设计,社论等的杂食者,Slasher

【翻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07(现代AU)

塔塔的练习本:

授权翻译,慢热而且非常纠结的现代前生今世+灵魂伴侣AU




Summary:


    命运指引他们相遇,但是爱情会让人变成傻瓜。




    Link: 原文链接戳我


    前文指路:01上 / 01下 / 02 / 03 / 04 / 05 / 06


    


    一大早发现原作太太终于更新了第八章,喜极而泣,兴奋地跑来更新




Chapter 07




    Collins睁开了眼睛。


    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对这样的早晨习以为常——


    Collins会先醒来,他朝九晚五的工作养成了规律的生物钟。但Farrier因为赶通告经常颠三倒四的生活,则让他抓紧一切时间补充体力,能随时随地进入睡眠,并且不会醒的太早。


    而无论前一天晚上睡觉前如何,第二天早上,他们总是会在床上相拥着醒来。


    奇怪的是,每次在Farrier的臂弯里醒来时,他都会发现自己睡的很好,他一个人有几年时间没睡过好觉了。内心的某个角落,他希望自己可以每天都在这样的怀抱里醒来。


    平时,他会一直安静地看着Farrier的睡颜,直到他醒来。


    但是今天早上,有什么东西让他觉得心痒痒的。


    或许是因为这里的天空、海洋和沙滩;


    或许是因为这里没有记者,只有他们两个人;


    或许是因为这里如此似曾相识,尽管Collins肯定自己从未来过。


    这一次,他忘记了昨晚做过的梦。如果他记得他在梦里和那个看不到脸的陌生人在装甲车里做什么的话,也许他会羞愧到想去自杀的。


    所幸Collins没有想起来。所以他还能鼓起勇气,抬起那只本来抱着大明星的腰的手。


    他的手指攀上他胸前,透过定制衬衫柔软的布料,感受到他平静的心跳,摸上他的形状分明的锁骨。然后,他用指尖轻轻抚上大明星的脸——眉毛、颧骨、最后停留在嘴唇。


    他用食指指尖划过Farrier的下唇时,大明星突然睁开了眼睛,好像已经醒了很久了。


    他平时不是这样的,Collins熟知Farrier醒来前的那些小动作——他的眼睑会轻轻颤抖,身体会先动起来伸展一下,然后才会睁开眼睛。


    而现在,他就这样直接睁开了眼睛,面色如常地盯着Collins。


    Collins大惊失色,嘴巴长的像个鹅蛋那么大,过了半晌,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僵在那里。在他把手收回来之前,Farrier闪电般地抓住了他。


    大明星紧紧握着他的手,表情很坚决,Collins咽了一口口水,视线好像黏在了他脸上。


    “哦……天哪……”Collins别开了脸,又试着缩回了手,但是那个人抓得很紧,不肯放开,“我——我很抱歉!对——对不起……”


    “别这样,”Farrier抓着他的手摇了摇,“没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Collins苦着脸说。尽管对方似乎毫不在意,但他还是尴尬的想要跳海。


    “Jim。”


    “嗯?”Collins强迫自己直视对方的眼睛,意外地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任何抵触的样子。


    Farrier成功地拉着他的手按在了自己胸前:“你很好。我们在假装情侣嘛,互相触碰也是情侣的权利之一,不是吗。”


    “但是这里没有记者了……”


    “去他妈的记者,”Farrier直白地语气让Collins很惊讶。感觉到金发男人的紧张,他摇了摇头,“听着,小东西,你也总是这样纵容我的,不是吗?”


    Collins紧张地清了清喉咙,点点头:“呃,是的,大概……”


    “那么既然合同要求我们不能和其他人约会,”Farrier又叹了口气,“那么你的需求让谁来满足呢?”


    Collins知道大明星的话是出于好意,但是这句话还是像巨石砸到了他的胃上。


    他已经完全陷在了这段关系里,但这毕竟只是份合同罢了。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重新变成没有关系的陌生人。唯一值得安慰的,大概是Farrier会允许他在剩下的时间里为所欲为。


    金发男人的情绪瞬间低落了起来,就像昨天一样。Farrier总是能敏锐地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这一次,他决定问清楚。


    “怎么了,小鸽子,”他眉头紧皱,但声音还是那么温柔,“有什么问题?”


    Collins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摇摇头,睁开眼睛看着Farrier:“Hugh,我们两个现在是在做什么?”


    Farrier的眉皱的更紧了:“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你。我。这样……”Collins抽出了手,指了指他们之间的距离。然后叹了口气坐了起来,“几点了?”


    Farrier从帐篷中摸到了手表。“七点半。”


    “什么?七点半……?今天是周一吗?”


    “嗯,是的,但——噢!”Farrier突然醒悟过来,微微睁大了眼睛。


    “靠,”Collins骂了一句,“靠,该死的。”


    Farrier再次在心里谴责了自己的忘乎所以。他自己是不用工作了,但不代表全世界的人都不用工作。


    “听着,Jim……”


    “噢,天哪!我不能再迟到了,绝对不能!”Collins哀嚎着说,然后赶快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头发,“有车在等我们吗?我们多久才能回去?我忘记昨晚花了多久过来了……”


    “Jim……”Farrier支吾地叫他的名字。他希望Collins听到自己接下来的话可以不要太过激动。


    Collins好像没有听到,他自顾自地打开了帐篷,钻了出去。Farrier叹了口气,叫住了他。


    “Jim,我们在赫登谷……”


    他打开手机,一边给Melinda发消息,一遍冲Collins喊,“我们走到车那里起码要一个小时,还得四五个小时才能伦敦,然后再到曼彻斯特……”


    “我的天哪,我们在该死的德文郡?!”Collins从帐篷外伸进一个脑袋,满脸惊恐。


    “……是的,”Farrier自责地说,“是我的错,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上帝啊……”Collins闭上眼睛,用手指敲了敲额头,“那如果我们开车去加的夫坐飞机……”


    “那要到曼彻斯特也需要六到八小时。”


    “这……”Collins跌坐在帐篷外面的草地上,迷茫地说,“所以我们怎样都要花一天时间才能回去咯……”


    Farrier从没看过Collins这么茫然的样子,这让他心疼极了。


    “是我的错,是我搞砸了这件事。” Farrier自责地说。


    Collins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叹了口气。Farrier觉得好像有人在自己的胃里抓了一把。过了很久,Collins又叹了口气,低落地垂着脑袋,摇了摇头。


    “不……不,”他说,“这不是你的错。”


    “Jim,我——”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给我一分钟。”


    “我们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了,哈?”Collins生无可恋地说,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那么刻薄。




    这都是我的错。


    Collins心想,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他早该想到的。


    他们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就算Farrier会因此而慷慨地补偿他,就算老板会原谅他,这也只是暂时的。


    他想到Rudy在酒吧喝嗨时常常跟他说过的话,那些人,那些大明星,他们是靠粉丝吃饭,而粉丝们稍有不顺心就会转推。


    他的那些同事也是一样,尽管现在他们还支持他,可是以后呢,等他们的合同结束呢。


    等到他离开Farrier的那一天,他还得有地方可以去,有工作可以做。事实上,按照合同,他们很快就会“分手”了,如果他继续把工作搞得一团糟,他不知道以后要怎么办。


     


    Farrier点开了Melinda的消息,一目十行地浏览着。


    ——我帮他把工作的事搞定了。


    这让Farrier稍微松了口气。


    ——别担心帐篷,我会安排人去收。


    ——你是想坐直升机去加的夫然后飞去曼彻斯特,还是坐车到伦敦?


    Farrier舔了舔嘴唇,然后爬到了Collins身边。


    “我们可以坐车去伦敦或者坐直升机去加的夫机场,”Farrier说,“我会帮你把东西装好送去曼彻斯特。还有,Melinda已经帮你请了假。”


    “……好吧,” Collins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我……好吧……我猜他们根本不在意我……希望我不会因此丢了饭碗……”


    “不会的。”Farrier安慰他。


    “好吧,”Collins苦笑着说,“我知道,他们不会的。你和你的经纪人只需要挥挥魔杖,施一个夺魂咒。然后他们就会乖乖听你的话了。”


    Farrier因为这句挖苦有些畏惧,但并不生气,他甚至希望Collins骂的更狠一点,假如这能让他好受一些的话。


    Collins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对不起,我说的话太过分了。”


    “什么?没有!完全没有!Jim,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但这完全不是你的错……”Collins耸了耸肩,“我跟你一起的时候总是忘记这些。毕竟我……”


    毕竟我才是那个普通人。


    Collins没有说出口,但是Farrier还是听到了。他撇了撇嘴,默默打开了手机,“那,我要叫直升机吗?”


    “不用了,我们收好东西去坐车吧。那辆车还在等我们?”


    “是的,”Farrier点点头回了经纪人信息,“去伦敦的酒店?”


    “嗯。”Collins看起来万分疲惫,“好的,然后我搭最早的一班飞机去曼彻斯特。我已经没力气坐车回去了……”


    “好的,”Farrier发消息给Melinda,让她帮Collins订机票,“别担心,我会帮你安排好。Jim……虽然我只能做这些了,但请让我帮上忙。”


    “嗯,我没意见。”


    Farrier点点头:“那就好。”


    “我们需要把帐篷收起来吗?”


    “不用,放在这里就行。我会让他们过来收。这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好吧,那我们走?”


    “跟我来。”


     


    幸好Melinda很有远见的事先安排了司机在原地待命。他们没多久就走到了车旁,然后沉默地回到了伦敦。路上,Farrier一直沉浸在深深的自责里,而Collins眼神游离地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回到伦敦的酒店后,金发男人收好了行李,两个人又踏上了去机场的路。


    “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在车上,Collins突然开口说。


    Farrier不明所以地转过头:“什么……?”


    Collins的表情很痛苦,但他没有停下:“……别误会,我还是会完成合同的……在你真的需要我的时候。”


    “什么‘真的需要你的时候’?”金发男人的话狠狠击中了他,他几乎忘记了怎么思考,只会鹦鹉学舌般的重复。


    Collins低下了头:“我是说,当你在公众场合……需要身边有个人的时候。”


    Farrier眉头紧锁。“身边有个人?”他被这句话激怒了,又毫无意义地重复道,“你就是这么认为的吗?”


    “这就是合同上要求的,不是吗?”他歪着头看着大明星,眼里有一丝讥讽。


    “确实,但——”


    “不管怎么说,Hugh,”Collins叫了大明星的名字,打断了他的话,“合同总有结束的一天。你会继续你光鲜亮丽的生活,而我,回到我普通的工作,当然了,前提得是我还有工作可以回得去。”


    Farrier不自觉地向后瑟缩了一下,这句话像一瓶穿肠的毒药,他一点都不想靠近。


    “尽管你和你的经纪人帮了我不少忙,但是这不是永远的,我还需要这份工作,而且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修飞机、造飞机——我真的很喜欢。工作环境很好、薪水也说得过去、离我家也很近……你明白吗?我不能因为一份合同而失去它。”


    Collins麻木地说着,他的心里也在滴血。Farrier受伤的表情让他心如刀割。他几乎想要收回刚才的话了。


    但是,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反正我们总有一天会讨论如何“分手”的,长痛不如短痛。


    Farrier咬着牙说:“你是认真的?你真的觉得我们应该少见一点面?”


    “我们早就约定好了,不是吗?我不是说我会违约,只是……只是不要给我额外的任务了。”


    “额外的任务……”Farrier摇了摇头,语气中含混着不可思议和愤怒,“好吧……”然后他点了点头,不再去看那双天空一样蓝的眼睛。


    “这个形容不错,伙计。”


    伙计。


    不是亲爱的,不是Jim,也不是小鸽子,不是他那些千奇百怪的宠物的名字。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称呼。Collins不想承认自己因为这个称呼而失落起来。


    车在机场入口停了下来,司机从后备箱里拿出了行李。


    Collins解开了安全带。“所以,我们达成共识了。”


    他不敢看那个男人的眼睛。他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失去决心。


    但Farrier把他的躲闪当成了一种责备,他以为Collins只是因为今天的事情不想再见到他。


    原来之前所有的亲密,对他来说都不过是一纸合同而已。Farrier苦涩的想。


    “不需要我在公众面前出现的时候不要打电话给我。不要在星期天约我出去。不要再去没有人的地方约会。事实上,这些事情对宣传你的电影也没什么好处。”Collins说。


    不要答应他。


    Farrier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叫。他想立刻冲到旁边的体育馆,狠狠揍什么东西发泄一下。


    但他只是说:“好吧,只有合同。”


    Collins迟疑地点点头。肾上腺素下降以后,他开始觉得有点后悔了。


    “那我们说好了。”


    “嗯。”


    Collins下了车,司机将行李递给了他。


    “先生,您的包。”


    “谢谢。”他感激地点了点头。


    Collins接过行李,向机场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没有回头。等金发男人消失在视野里,Farrier把头重重靠在了后座上。


    “艹。”他自言自语地说。


    “我们去哪里,先生?”


    Farrier心不在焉地拿出了手机。


    “去办公室,我有件重要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好的,先生。”


    ————————————————————————————


    Melinda面无表情地看着Farrier,这个男人正满脸焦虑地在她办公室里转圈。


    “Will。”


    “我们今天早上分手了。”Farrier痛苦地说。


    “如果你说‘分手’,那意味着你们本来在一段关系里。”


    “是的。”


    “但你没有,根本没有。你们在一起只是因为合同。”


    “他也是这么说的!” Farrier怒吼道,“他要求我遵守条款。”


    “那不是更好吗?”经纪人问,“现在开始逐渐疏远,到时候,你们宣布分手的消息就更可信了。我们可以发个通稿,说你们是因为工作太忙聚少离多而分开的,很常见的理由。”


    Farrier停下了脚步,用一种被冒犯的表情盯着她:“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想想,就算他没有这样说,等合同结束了,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但这次,他的语气变得犹豫了。


    “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我在说什么,”Melinda冷冷地说,“所以别再逃避问题了。等你们的合同结束了,你打算怎么办?”


    “呃……”他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也许……继续这样?”


    Melinda不屑地看着他。


    “好吧……”Farrier低下了头。


    Melinda思忖了一下,问道:“他知道吗?”


    “知道什么?”


    经纪人叹了口气:“算了,这不重要。你接下来还有几个采访和拍照的通告呢。”


    “有吗?”Farrier问。


    “当然了。”Melinda从抽屉里翻出一张行程表,“上面有具体内容,可能有变动,你懂我们这行的。”


    “好吧,”Farrier接过行程看了看,“明天就开始了啊。”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大明星摇了摇头,“或许我现在正需要工作。”


    “我看也是,现在,出去吧,我还有个电话要打。”


    “你可真贴心,Mel。”Farrier边往外走边说。


    “一如既往。”Melinda无所谓地回应。等到Farrier走出了办公室,她拿起了电话,拨了一组数字。


    不出所料,那个人两声后就接听了。


    “嗨,Rupert。” Melinda笑着说,她的嗓音听起来甜极了。


    “噢不!”Rudy失笑,“我知道你的语气代表什么,Mel。你需要我做什么?”


    “你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在进行那项社区活动吗?”


    “谁?我的小学?布莱顿的那个?”


    “是的。”


    “呃,我不知道。事实上,我有几年没回去过了,但我可以帮你问问。怎么了?”


    “我只是想起你带我去过那里,在我们做义工活动的时候。”


    “是的。大学时候学校要求社会实践,因为我妈妈在那里做老师,我就带你们去了。”


    “是的,但那不是重点。”


    “那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大小姐?”


    “哈,Rudy,”Melinda皱了皱鼻子,“你学的一点都不像。”


    电话那端的男人笑了起来:“我都快忘了和你一起鬼混的时候有多开心了,Melon。”


    “你是个白痴,Rupert Sullivan。”


    “这我早就知道了,公主殿下!” Rudy说,“现在告诉我你有什么事情吧?你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学校的义工活动……难道这是现在流行的约会方式?”


    “停停停!Rupert!没有哪个正常的女人会想约你出去的。”


    “天哪。你伤到我了,Melon。”


    “……特别是你还总是喜欢给别人起奇怪的外号。”


    “你不喜欢吗,肉松饼?”


    “我不喜欢,”Melinda残忍地拒绝了他,“而且你脑子里除了吃到底还有什么?”


    “还有除了吃以外的所有东西。”


    “好吧,说重点,”Melinda无奈的摇了摇头,Rudy总是这样,能成功的把一切正经话题转移到奇怪的地方,“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个忙……”


    ————————————————————————————


    第二天,Collins早早就到了公司,他从没这么认真的工作过。之后的几天也是一样。他几乎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在了工作里。


    但是,又过了几周,他没有收到任何Farrier或者经纪人发来的消息。这倒让他有点心不在焉了。


    那个人很忙。我也很忙。他试着这样告诉自己。


    他开始觉得有些孤独。


    他过去的生活简单朴素,每天公司和家里两点一线,认真工作,回家睡觉,日复一日的一成不变。他曾满足于这种生活。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觉得不适应了。


    也许是他每次在手机响起时期待地划开屏幕,然后发现是朋友的消息开始吧。


    因此,他甚至去赴了大学好友的酒局。以前他比现在内向的多,很少参与这种场合。朋友们也都习惯了他日常宅在家里,从不指望他来参加聚会。


    他们不知道,是Farrier改变了他。


    离开Farrier让他觉得内心空虚,除了努力工作外,他也尽可能的安排满了所有的社交活动。


    当然了,这依然填补不了他内心深处的空白。


    在酒吧畅饮一番也好;看足球比赛也好;去看他从未听过的乐队演出也好。


    这些都是很开心的事情,但是,都不是和那个人在一起。


    晚上爬上床后,蜷缩在被子里。Collins突然意识到,和Farrier一起的那段时间已经将他整个人都改变了。


     


    工作中,Collins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手腕抵在额头上休息了一下。


    “James。”


    Collins猛地抬起来,看到他的一个同事在跟他说话。


    “你没事吧,伙计?看你站在那好一会了。”


    “真的吗?”Collins难以置信地问。


    同事点点头。“是啊,至少有二十分钟了。”


    “天哪!我没感觉到!”他以为他最多只休息了三五分钟。


    “如果你觉得工作压力太大,应该跟老板说一下,别累着自己,”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出了事,你男朋友会把我们公司拆了的。”


    这只是个玩笑,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尽管如此,他还是扯出了一个笑容。


    “我会保持清醒的。”他说。


    同事笑了起来:“如果你需要帮忙,记得喊我们。”


    “谢谢你,Eddie。”


    “别这么客气。”


    ————————————————————————————


    “开始了吗?”


    “还没。倒计时,三、二、一……”


    摄像师做出了一个“开始”的口型。Farrier调整好坐姿,看向镜头。女主持人坐在他对面,微笑地看着他。


    “Farrier先生,欢迎您来参加我们的节目。”


    Farrier朝着镜头露出了笑脸:“很荣幸能来到这里。”


    “您可真是位绅士,”主持人笑着说,“那么,Farrier先生……”


    “等等,”Farrier伸出手阻止了她,“请不要这样见外,叫我William就好。”


    “噢,好的。那么,William。”


    Farrier在心里做了个鬼脸。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在公众面前保持完美的形象。


    “跟我们讲讲你在‘王者之战’里的角色吧。”


    “好的,我饰演一个飞行员。”


    “叫做Charlie。”


    “是的,”Farrier点点头,“Charles Louis Pearce。”


    “跟你演对手戏的那位呢?”


    “噢,你是说和我一起在空中飞的那个吗?”


    “是的。就是那一位。”


    “那是Jack Lawrence Dawson,由Hank扮演的。”


    “一位年轻漂亮的男演员。”


    “嗯。”


    “听说你们在片场的时候产生了很多化学反应噢,尤其是拍和德军空战的场景时。”


    Farrier耸了耸肩:“是的,我也听过有人说,”他做出了不屑的表情,“我只是和我的同僚们真心相处,无关角色。”


    “男朋友会不会吃醋啊?”


    Farrier强迫自己不要露出不高兴的表情。他几乎听到了Melinda的声音。


    ——别上钩,William,就当这个问题是个普通的问题,保持微笑。


    “不,事实上,他从不看我的电影。”Farrier脱口而出。


    这不是个好回答,他说出口的一瞬间就意识到了。果然,主持人马上露出了很有兴趣的表情。


    “真的?一部都没看过?”她好奇地问。


    Farrier尽量做好表情管理:“事实上,他从来不看电影,他喜欢看书多一些。”


    “原来如此!”主持人说。Farrier甚至希望她再说一些过分的话,这样他就可以顺势站起来,打断这段采访了。


    “想必你们之间一定很信任彼此吧?”


    “那当然,”Farrier压抑住心中的怒气,“他很可爱。”


    主持人马上被这个话题吸引了全部注意力,Farrier意识到这绝不是适合在节目上谈起的内容,对他的长远发展没有好处。


    “听起来你对他用情至深啊!你们在一起多久了?”主持人问,“我们几个月前才知道你们的关系,但是听说你们已经保持地下恋情很久了,是真的吗?”


    想到Collins向来不愿意在这些问题上撒谎的天性,Farrier此时倒有些感谢他从不看这种新闻采访的习惯了。


    “好像有一辈子那么久了,” Farrier说,“抱歉不能告诉你确切时间。我们希望能保留隐私,这也是我们一直没有公开的原因。”


    如果你想让你的话听起来是真的,那就把真的和假的掺着说。


    Farrier在心里想。他看见主持人挑了挑眉,好像得到了什么独家新闻一样。尽管他们需要工作来挣钱,但Farrier,像其他所有的名人一样,一点都不喜欢媒体。


    “是啊,但我猜你们公布关系以后轻松多了吧,”主持人还抓着这个话题不放,“现在你们可以在公众场合光明正大走在一起了。”


    这是个祝福,也是个诅咒。Farrier心想。


    如果不是他的前女友在酒店里搞出那么一件事,他和Collins就不会变成现在的关系,但是,即便现在,他们也不过只有合同关系而已。


    “是的,当然了,” Farrier说,他是来这里宣传电影的,可不是来聊他那虚伪的恋情,“但是,如果你不介意,我们还是继续聊聊‘王者之战’吧?”


    “噢!你说得对!”记者好像有些失望,但职业素养让她马上切回了话题,“那么,既然大家都知道你的新片了,你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情节呢?”


    终于有个可以回答的问题了。Farrier想。


    “当然了。电影发生在1939年……”


    ————————————————————————————


    Collins和Farrier都把自己的有限的精力投入在了无限的工作里。几周过去了,Collins几乎又要习惯这种日复一日的生活,他在周六早上接到了Rupert的电话。


    “Jimmy!”Rudy兴奋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Rupert的电话往往意味着麻烦,而兴奋的Rupert,则毫无疑问意味着巨大的麻烦。


    Collins警惕地问:“要我做什么,Rupert?”


    “你怎么这么刻薄!”Rudy的困惑在他听来很滑稽,“我只是想打个电话给你!Jimmy!”


    “是啊,但是你有几周没联系过我了,而且……原谅我实在很好奇你要我做什么?”


    “噢!拜托!哥们儿!老铁!你不能这样!”


    “我爱怎样就怎样,有话直说吧。”


    “为什么你说的我很邪恶似的?”Rudy抽了一口气。


    “因为你是个魔鬼,Rupert,你就是邪恶的化身。”


    “你伤到我了!”


    “你会恢复的,”Collins说,“就像你每次做的那样。”


    “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这么说!” Rudy夸张的做出了难过的样子,然后,就像Collins说的,他马上就恢复了,“好吧,现在我们来谈谈义工活动的事。”


    “什么?”Collins对话题突然的转换已经习以为常。


    “你还签了合同呢,Jimmy!”Rudy说,“Farrier的经纪人打电话来了,她说Farrier要去参加一个义工活动,需要两个人一起去,帮大明星提升社会形象,还有在媒体多刷点存在感,你懂的吧?”


    Collins叹了口气,他还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个男人,但是他必须履行合同。


    “所以,什么活动?”他问。


    “你们要去海边那里,在布莱顿,小学生们一起玩。”


    Collins眨眨眼睛:“这样啊。等等……那是不是你的老家?”


    “叮叮叮!回答正确,加十分!” Rudy说,“多亏有我帮你们安排!”


    “噢,那你可真棒。” Collins挖苦地说。


    ——————————


    然后,在一个周三,Collins请了一天假,他们来到了布莱顿的学校。


    他和一个小姑娘玩过家家,扮演她的王子。


    “把你的手给我。”小姑娘拿着一条纸带,奶声奶气地说。


    Farrier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想必也在和小孩子一起玩。他们来的路上一直陷入尴尬的沉默,比刚认识的时候还要疏离的多。但是,为了那些摄像机,他们还是尽职尽责地扮演了一对恋人。Farrier在见面时轻轻亲吻了他,然后在他颈侧深吸了一口气。Collins紧张地想立刻逃走,但他还是忍住了。


    他收回思绪,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顺从地伸出了手。小公主一本正经的可爱逗笑了Collins。


    她把纸片缠到了Collins的手指上:“帮我拿着好不好?”


    Collins照做了,然后小女孩拿了一支铅笔,在上面画了两个记号。


    “谢谢!”


    “不用谢。”Collins好奇地看着她的动作。


    她把纸条拿了下来,用剪刀剪掉多余的部分。“这是老师教我们的,”然后她又拿起另一张纸,剪下了下面的图案,粘到了纸条上,又递回给Collins,“再把你的手给我!”


    Collins照做了,小姑娘把这个简单的戒指戴到了他手上,然后满意地笑了。


    “好啦!”她伸出了自己的手,“现在也帮我做一个,我们就可以结婚啦,王子殿下!”


    Collins强忍住笑意,给她做了个戒指和皇冠,还做了个权杖。因为她说“没有权杖的公主不能算是真正的公主”。


    做完这些,他抬起头来,Farrier也正好看向他。目光交汇后,他举起手亮了亮戒指,耸了耸肩。Farrier起初不解地挑了挑眉,然后看到他旁边的小姑娘后,他笑了起来,用口型说了两个字。


    恭喜。


    不知道为什么,Collins觉得自己的心暖暖的。或许是因为这是他们几天来说过的第一句真心实意的话。


    ————————————————————————————


    回伦敦的路上,气氛没有那么紧张了,但是两个人还是都没有说话,只是各自看着窗外。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两个人的手越靠越近,先是指尖轻轻触碰到对方,然后十指交缠在了一起。


    直到分开时,Farrier还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开。Collins狐疑地看着他:“怎么了?”


    “记者们还在拍呢,宝贝。”Farrier把Collins拉到身边,吻上了他的嘴唇。


    这个吻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热切而疯狂,Collins发出了一声呜咽,Farrier把这当成通行证,他把手插进了Collins的头发里,更加深入地纠缠着他的唇齿。


    等他们最终分开时,两个人都有些喘不上气,静静地看着对方。他们都觉得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上了心口。


    我很想你。


    但是没有人说出来。


    Collins打破了沉默,轻声说:“我得走了……”


    不要走。


    Farrier在心里说,但他只是点了点头,不情愿地放开了Collins。


    “好的。”这样说会不会太正式了?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明天早上又要拍宣传照了。”


    “是吗?”


    “嗯,泳池主题。”


    “那你要光着身子咯,” Collins脱口而出一句调笑,“真可惜我看不到。”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来的?”Farrier马上回答。


    Collins笑了笑:“你知道我不行的。”


    Farrier不想表现得太过失望。虽然他不知道记者还在不在,但是,有时候一张照片就能让任何一个明星陷入丑闻百口莫辩,他不想给那些人机会。


    他点了点头:“那好吧。”


    Collins搂住Farrier的脖子,在他唇上啄了一口。


    “记者。”他简单地解释道。


    Farrier点点头:“记者。”他重复了一次。他根本不想听见这个理由。


    然后Collins离开了他。


    把我的温暖都带走了。


    Farrier心想。每次金发男人离开的时候,他都觉得身边温度降了很多。


    “祝你好运。”Collins走到送他回家的车旁边说,“不过你大概不需要。”


    “噢,亲爱的,你不知道拍一张完美照片有多难,往往要忙上几个小时。”


    “我相信你能搞定的。”


    “谢谢,亲爱的,我会把你的话记在心里的。明天工作顺利。”


    Collins笑了笑:“谢谢。”


    Farrier点了点头。


    他们停留了一会,或许两个人都不想那么快分开。但Collins还是转过身坐进了另一辆车里。Farrier在酒店门口,目送他的车离开。


    他走到宾馆里,洗了个澡,然后穿着内裤上床睡觉了。


    ——————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距离通告时间还有几个小时。Farrier觉得胸前烫的厉害,他皱了皱眉,迷迷糊糊地走到浴室开了灯,等眼睛适应光线。


    “靠……”Farrier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胸前有一块青紫的痕迹,像是被钝器击中过。


    Farrier摸了摸,还有些刺痛。


    他在心里骂了几句,然后回到房间床头柜上的充电座上找到了手机,给Melinda打了电话。


    两声后,电话接通了。“喂?”


    “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


    他听到经纪人在床上坐起来的声音。“怎么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弄的,但是今天早上起床时,我发现……我胸前有一块淤青。”


    “真的吗?”Melinda担心地问,“你昨天做了什么?学校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完全没有,我只是睡了个觉起来就这样了。”


    “那能不能用遮瑕什么的盖住?”


    “呃,那恐怕得用很多遮瑕膏才行。”


    “嗯……还是按原计划准备拍摄吧,我们先到现场再看看情况严不严重,再决定要不要继续。”


    “好的。”


    “那,几小时后见。”


    Farrier挂掉电话,叹了口气。开始翻找衣服。


    “真他妈倒霉……”


    ——————


    Melinda不是那种婆婆妈妈的人,尤其是Farrier红了以后。所以,当他到达摄影棚,看到经纪人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不太对劲,但并没有太在意。


    经纪人站在一对化妆师旁边,双手抱在胸前,指尖不耐烦地点着手肘,看到Farrier过来,她朝Farrier胸前指了指。


    “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伤口。”


    Farrier脱下了衣服。看到三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呆若木鸡时,他还以为是伤口更严重了。直到经纪人开口说话,他才发现事情根本不是他想的那个样子。


    “噢,William……” Melinda缓缓摇了摇头,“这可不是淤青啊。完全不是。”


    “什么?”Farrier皱皱眉,低头看了看胸前。然后他的表情也变得和那几个人一样了。


    “我对天发誓,今天早上我看到的还不是这样。”


    在他的经纪人,或者随便哪个工作人员开口说话以前,一声快门声突然响了起来,闪光灯闪了一下。接着,树丛里跑出来一个记者,像屁股着火那样飞速逃离了现场。


    Melinda迅速做出了反应:“别站在那!去追他!”


    然后她转过身看着大明星:“你!把衣服穿上!把那玩意遮住!”


    Farrier穿上了衣服,他还在震惊中没缓过来,呆呆地看着Melinda踩着高跟鞋追在那个恼人的记者后面。这场景还真是不可多见。


    她几乎就要追上那个人了,但是前面有一堵矮墙,那个狗仔翻了过去。Melinda脱掉了高跟鞋,赤脚跳了过去。然后,墙那边传来她失望的声音。


    “靠!他去哪了?我找不到他了。”


    这件事的影响非常巨大,那个狗仔一定把照片卖了个好价钱。第二天早上,所有的八卦杂志、小报和网页都刊登了那张Farrier赤裸着胸膛的照片。


    这件事成为了全世界瞩目的焦点。


    毕竟,人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灵魂标记了,甚至普遍觉得灵魂标记是虚构的传说而已。


    但是,这一天,人们看到了灵魂标记存在的铁证——就在Farrier的胸膛上。


     


    ——————TBC————————




    隔日更的部分到此结束了,接下来都是不定期掉落,主要取决于原作太太什么时候更新还有我自己上班忙不忙。毕竟第八章等了足足有20天qwq。以及放假回去后工作会变成地狱模式……唯一可以保证的,大概是只要原作太太不坑,我就一定不会坑……嗯……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