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d

内蒙古呼和浩特 爱好食物,摄影,设计,社论等的杂食者,Slasher

HAKA:

那些被留下来的人和已离去的人

这不是哀悼,因为我们都知道,英雄终有一日会落幕,或早或晚。更不必说,在我们亲爱的汤姆荷兰弟无数次剧透下,我们非常荣幸地得知,那些离去的人们终会回归。只是有些逝去的,便回不来了。
1
洛基死了,意料之中,也是情理之中。这个在《雷神1》里得不到认可的二王子,在《复联1》中狂妄入侵地球的反派,《雷神2》里那为母亲逝去而哭泣的孩子,《诸神黄昏》中终于与兄弟和好的邪神,让人又爱又恨。他是一个矛盾体,在正邪之间游走,不分黑白。他可以为了王位不惜对兄长下杀手,同样也可以为了兄长放弃一切。
所以,他在最后承认了,他就是阿斯加德的王子,奥丁之子。为了他的人民、他的兄长,这个充满争议的角儿,终以英雄身份落下帷幕。抖森用了九年光阴来扮演洛基,然后他轻轻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一个聪明的人不仅仅知道他什么时候上场,还要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可是洛基把索尔留下了。死去的人只有一瞬间的痛苦,而活着的人将用一辈子来怀念他们。雷神笑得很丑,笑得很滑稽;他一边笑一边说,我一定会杀了灭霸,就算失败,我也没有什么能失去了;他继续笑着,连眼里的泪都笑得滑落到嘴里,那种苦涩直让人想吐。没有谁比他更清楚,生命中一千五百年的岁月里,是谁同他一起玩耍,是谁喜欢变成蛇逗他,又是谁一次次地离开他。这对兄弟的轨迹相交又分离,分离又相交......然后一条轨迹逐渐黯淡的光,停止了延伸。
斯人皆去,独留我偷生。
2
卡魔拉不敢相信,灭霸真的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真的爱她。用挚爱之人的灵魂换来灵魂宝石时,她大笑着,笑得痛苦,笑得讽刺。她指着养父说:你根本没有爱,做了那么多根本没有用,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灭霸终究把挚爱的女儿推下绝命崖,然后痛苦地闭上双眼。怎能不爱?他抚养她,教导她,严厉又温柔。他从容地杀了她所有的家人,又把她培养成宇宙间数一数二的女战士,他真的爱女儿,但他是个理智的疯子。用他的话说,为了达到创造美丽未来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只是,永远失去生命特征的卡魔拉长眠于崖下。
当灭霸达到目的后,小卡魔拉的灵魂问他:代价是什么?
他说:我的一切。
家败,国亡,还有女儿的死。
他被选择留下,一个人看日出,孤独地。
3
星爵成了这回的背锅侠。在得知女友卡魔拉死后,他狠狠地打了灭霸,导致钢铁侠无法取出无限手套。他无法从悲伤中离开,最终成为灭霸那随机的二分之一。
鸳鸯织就,不可双飞。
4
巴基唤着挚友名字,化成一片灰烬。美队愣住了,踉跄跑了过去,跪在地上,双手无力地颤着,捧起一抷灰,连最后一个同史蒂夫从二战走来的同伴也离开了。美队真正被留在世上,孑身一人。
那时他还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儿,巴基还是善解人意的中尉。然后他一夜之间成长为那个高喊着“揍希特勒”的美国队长,再然后,他为了胜利而选择牺牲自己。七十年的梦,漫长得让人无法忍受,但当他醒来再次遇上巴基时,已是对立。冬兵说:Who the hell is Bucky!
为了冬兵,美队甚至与钢铁侠对立。
He is my friend.
So was I.
我与你,一同战死沙场,但后来重逢,你不再是那个模样。可我,能为你奉献一切。
在官方推出“盾冬”视频时,我就放弃继续坚持他们的战友情了。也许我始终不愿美队孤独。《美队2》中他说,那些和他一同在前线的战友们都死了。佩吉的舞会无限延期,直到她安详离去。只剩下巴基是他最后的,对那个战火纷争的年代的最重要的陪伴。若是可以,他俩陪伴彼此再合适不过。
只是巴基走了,美队又是一个人了。
5
可能只有小蜘蛛服软的时候,大家才意识到,这个拯救了多少成年人的蜘蛛侠,其实只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他害怕,他倒在托尼.斯塔克的怀中,说:我不想死,斯塔克先生,对不起。又是一片灰烬,托尼.斯塔克坐在那儿,久久不起。
荷兰弟的蜘蛛侠,无疑是三版小虫里头唯一一个能演出高中生稚嫩的。他是《美队3》中各个英雄的小粉丝,是流行文化里一个穿梭自如的小鬼头,是邻居好男孩。漫威终于让蜘蛛侠跳出“叔叔死了深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怪圈,把一个青春期小男生生动地展现。所以,小虫才会害怕死亡,他恐惧,不知道死后会变成什么,但即便如此,他依然对钢铁侠说,对不起。因为,在《蜘蛛侠.英雄归来》中,托尼对他说:如果你死了,我会觉得是我的责任。
6
没有人愿意走,但没有谁能不走。
他们当中大部分人会回来,可有些人将永远离去。
也许是该问问了,在这个我们终将被留下或离去的世界里,我们的命运到底何去何从。

最后,我要预言,洛基没可能复活。
希望自己被打脸。

改回旧版lof的流程示意

🔺

狐狸与红斗篷女巫:

我把旧版改回来了,简直兴奋得想蹦个迪
非常感谢刚刚给我提供帮助的小可爱,比心(ღˇ◡ˇღ)因为已经改回来了,所以我就把上一条删了
打了几个tag,希望能帮到大家


首先复制一下下面这个链接
http://wap.eoemarket.com/apps/show/id/84902
打不开的话我待会在评论里再放一遍


然后卸载掉这个新版的lof,记住,一定要先卸载新版,不然下载了上面那个安装包也没用,我没卸载新版的时候下载这个安装包会显示安装包破损,所以没有卸载新版的话就不能下旧版的,这一点很重要_(:з」∠)_


接下来就打开百度或者别的什么浏览器,直接搜索你刚刚复制好的链接,打开就会看到下载的页面了,然后点击下载就可以了~
我是放到百度网盘里下的,下完之后不要千万不要再点升级,不然就功亏一篑啦


不过我最后还是想悄悄bb一句,没有改回旧版的小可爱们一定要多看看tag里“最新”的部分,耐心点刷,争取不错过任何好粮好太太_(:з」∠)_

点开前请注意身后!

☀冬战士:

以前单纯的我总以为盾和冬的胸肌一定是硬邦邦的,男性荷尔蒙爆棚那种,像是“他一个没留神,撞在了对方坚实宽厚的胸肌上,被硌得鼻梁发酸”。
但是……
emmmmmmm……
点开前请环视四周
确保无人₍ ⸝⸝· ᴥ ·⸝⸝ ₎





点击此处http://ww2.sinaimg.cn/large/0060lm7Tly1fkh07rq7nzg30ac0ctb29.gif


点击此处http://m.miaopai.com/show/channel/cc3Fn98ZDynTTQyOubj09g__?luicode=20000061&lfid=4022273747398295&ext=%7CsourceType%3Aweixin%7Ch5pos%3Acontent&sourceType=weixin





我忽然觉得软软的大胸真是太美好了ヾ(✿゚▽゚)ノ


和学医科的基友讨论并分头查资料后,发现这应该是因为肌肉处于放松状态,以及一定的脂肪堆积。
嗯,脂肪堆积…………想想大盾那个魔鬼体格,估计没戏,但如果是吧唧的话…………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绿了……


所以,没错,这就是个脑洞帖,我好想玩冬哥的胸啊(´▽`ʃƪ)先马一个,有空就写

【盾冬】璀星 篇十四-完结篇(ABO设定 一对表兄弟的甜言蜜爱)

F局长: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Bucky?”


耳边再次响起扣门声,他忍住抽噎,用指头搓了搓肿到快睁不开的眼睛。


“Bucky,你真的不想同Steve说告别么?”Thomas轻轻推开门,从门缝里偷瞧他,然后发出无可奈何地叹息。


“Steve在等你甜心,”他的Omega父亲走进来,将他的棕发捋到脑门后头去,“这样可不漂亮,你想给Steve留个好印象对么?”


他只是咬紧嘴唇用力点头,于是Thomas轻柔地抱起他,用毛巾绞了水重新替他细细擦过脸庞才满意,“现在去同你的表兄告别吧,我的小男子汉。”


 


因为是Steve留在雪国的最后一天,所以Thomas再不准他穿着那些灰扑扑的棉质外套跑来跑去了。Bucky一早就被父亲从床上拖起,认真装扮成小绅士的模样,浅色西装配了衬衫,还用黑色细绸带精心打了领结。而Curtis也临时请了更多侍从准备午餐,吐司片被早早烤出来,刷上蜂蜜和炼乳,热腾腾的烤蛋上洒了葱花,新鲜的芦笋和味道鲜美的羊杂汤放在一块儿,是堪比节日庆典的丰盛餐点,但是Bucky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午餐过后,Steve就立刻要坐着第一班列车回到城邦去。


 


“到这儿来Bucky。”


Curtis已在客厅等待一段时间,军士官特地告了假,护送Steve回城的第一段行程,对哭到眼睛变作核桃的儿子苦恼大于疼惜。


从知道Steve将要在本周离开的那天开始,Bucky已经哭了好几场。第一回是半夜偷偷抱着被子,口水和眼泪糊了一大滩,Thomas只得整晚搂着他入睡作为安慰。


紧接着是开始为Steve打包行李时,Bucky奉献出“大半家当”,有Thor为他用兽骨制作的小小笛子,睡觉时要搂住的小布熊,就连Curtis生日时送的全套兵人玩偶也被拿来讨好“自己的Omega”,边用短短胖胖的手塞进Steve的旅行箱,眼泪也哗啦啦地全部抛洒进去,将Thomas前一晚才洗晒好的衣裤又弄湿,险些换来新一顿揍。


而出发前的最后一夜,必定是要抱着Steve入睡才行,但是不知怎么睡到半夜想到分离的苦楚又开始嚎啕大哭,口水和眼泪涂了表兄整脸。被吵醒的Thomas好气又好笑,抱着他在走廊来回踱步,“你是我见过流泪最多的Alpha,怎么办,我担心你的Omega会对你失望。”


Bucky瞥一眼同样被自己吵醒、神情困顿的表兄,卖力绷住腮帮,奈何平时都有用的激将法今日也不行,他的眼泪还是不停地从眼眶里涌出来,将下巴和脖子全部打湿。


Curtis忙在一旁增加砝码,“明年的夏天送你去城邦和Steve一起度夏。”


“到时你的个头一定会更高些,脸蛋也会更英俊——”Thomas配合地诱惑他。


“Steve就一定会更喜欢你。”军士官从来就不擅长哄人,自己的Omega尚且无法彻底抚慰,哄起儿子来使出全力,也只讲得出干巴巴的一两句。


幸而Bucky得到这样的保证,感觉略略好一些,又因为白天实在劳累才终于迷迷瞪瞪地睡着了。


 


然而在那么多次的预演过后,待到真正的别离时刻,他的眼泪还是如期而至,给表兄留一个好印象的愿景彻底破碎。


 


“Bucky——我保证会回来看你。”Steve今日也被Thomas打扮一番,穿的是蓝色的短袖衬衫配了白色西裤,金色的头发抹了一点点发油,刘海贴在额头。他的表兄也没有哭泣,相比自己时时失控的泪腺,明明身体更孱弱的Steve却能体现出坚强来。


Steve只是用冰凉的指头抹去他的泪珠,“我答应你,我承诺——”


他奋力点头,才张嘴又因为憋泪太久抽噎了一大口气,“别忘了我,Steve。”


Steve严肃地摇头,“你会忘了我么Bucky?”


“永远不会。”


“那我也是一样。”Steve踮起脚,抚摸他卷曲的发丝和脸颊,“我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你也不要忘了才好。”


他再次卖力点头,仿佛这力度可以将承诺在心间刻的更深些。然而两人努力握紧的手终于不得不分开,Thomas将他抱起来,Steve则被Curtis牵走,于Bucky来说,最魂牵梦萦的那一夏终将落下帷幕。


 


“你在想什么?”


Steve的胸腔因开口说话而细微震颤,他扭了扭脑袋,重新调整到最舒坦的姿态。


“你在想什么Bucky?”Steve再次问他,指头从他的脖颈后绕上来,戳了戳他的脸颊。


“我在想你的不守承诺。”他的额头正抵着Steve的下巴,使得相触的那块小小肌肤有些发烫,“你承诺会回来雪国,但是并没有——是我去的城邦。”念叨到此处,Bucky的心中就免不了浮上委屈,酸酸胀胀地将胸腔填满。


可是Steve知道怎么对付他,金发的Alpha微微托起他的下巴,轻柔地偷得一个吻,“我原本想加入雪国的军队,我想那样就一定可以见到你,并且穿着你喜欢的军服,我没告诉过你么?”


Bucky认真地回想随后晃动脑袋,“从没,你从没同我说过这个。”


Steve收紧了箍住他腰的手臂,语调自然,“我以为我说过,我记得拍过电报。”


“Steve——”他不满地捏了下表兄的手臂,“你从没给我发过任何电报!”


“原来如此——”Steve很快接下去,“我以为原本是应该有电报的,因为有人也曾经答应过我,会写信或者拍电报,可是我从没收到过,你说这些信都去哪儿了呢?”


Bucky的气焰瞬间瘪下去,心虚地将脑袋埋回Alpha的胸膛示弱,“我只是担心你失望...我不是个Alpha....”


Steve亲吻他的发旋,只一个吻就足够带走他所有的不安,“你不是个Alpha,可是你是James,我也永远不会对你失望。”


“从一开始?”


“没错,从你还是个能一天哭三次的小泪包开始,”Steve轻笑,握住他已经举起来的拳头,“那时候我总想,这该怎么办呢?我的James真是水做的——我要怎么才能止住他的眼泪呢?我要把所有的衣服都拿来给他擦眼泪和鼻涕了,但是就算如此,我也心甘情愿。”


Bucky的脸庞再次不争气的泛起红晕,连带眼皮也沉起来并且发烫,昏昏沉沉地意识到他居然连最后一处胜过表兄的地方都没了——他在Steve怀里动了动,用手捂住脸,“你也同那些大兵们学坏了,整日讲这些俏皮话。”


Steve顿了顿才作答,“可是也只对你说——”


“你——?!”


“这是一句诚实的俏皮话。”他的表兄认真补充,然后绽开一点微笑,将他更紧地搂进怀抱。


 


这是他们分别前的最后一夜,明日Steve所在的列队将启程返回城邦开始新年休假,但是作为勤务兵种,Bucky所属的列队则要稍晚一些,他们需要留在兵屯做收整,但也只会晚几天而已,Bucky预计至多一周的时间,两人便可在Hammond的大宅会合,而等在那儿的除了Elaine和Bud,也会有从雪国赶来的Thomas、Curtis。


Steve已经站起来,Alpha的行李其实才收拾到一半,但是被窜进来的Bucky打断了。这是当然的,最后一夜,Bucky一定又要抱着表兄入睡才可以。


“我会先和Elaine谈一谈,然后请Thomas和Curtis陪伴她,那样会好一些。”Steve将所有的衣服全部压到箱底,对着在地上打滚的表弟轻轻抬腿、踹了踹对方的屁股,“给我腾一些空地,小混蛋。”


Bucky被行李中零碎的小玩意儿吸引,并不答话,只是哼哼唧唧地挪到另一头去。


”顺便告诉我,Curtis的反应还好么?可别在这件事上糊弄我,我需要回去面对你父亲的拳头么?虽然为了我的James,”Alpha蹲下来,用指头骚刮了下Omega的鼻尖,“我绝不会被击倒。”


“你一直带着这个么?”Bucky突然抬头,在Steve的一堆毛巾和衬裤中,他提出了那只小小的蝉,木头雕的,是他才到城邦时送给对方的礼物。


表兄的耳垂变作了粉色,Bucky慢慢抚摸这只蝉虫,表面已有极浅的包浆,所以比起当初刻完时光亮了许多。


“虽然不止一年,也不止四季。”


“什么?”


“因为Steve以前总说,蝉虫会埋在土间,穿越一年四季的时光破土而出,虽然距离那一个夏天远不止一年,也远不止四季,但是你终于回来了。”


Steve将双膝全靠到地毯上,抓住自己的Omega、虔诚的将吻印在对方的额头,Bucky又露出害羞到不行的表情,但还是努力睁大眼珠同表兄对视。


“不但回来,而且也不会再离开了。”


“真的?”


“真的。”


在土里的岁月虽然时光晦暗、气息衰弱,但即便隔着沉重土层,Steve仍能觉察到那一点星光,不太亮,稀疏地一闪一闪,从未晦暗。


所以他破土而出、永不言悔。


The End




哎呀,我的小星星,终于完结了。

【芽詹趴趴的最新进展】

晒豆酱:

【芽詹趴趴的最新进展】
十分抱歉T-T,由于目前预售量远达不到工厂起订量,但是又实在不忍心放弃,于是不得不对征集计划做出整改:

预售期限将无限期延长直到满200为止,期间无法继续等待的客户可随时申请退款;满200以后即预售界面关闭以后,可修改地址或者私下转单,但是就不能退了
p.s.做工较复杂,确定成团以后可能要一至两个月才能发货,且由于交货款项巨大,届时极有可能还需要大家提前确认收货……QAQ

不愿再继续等待的客户可以现在就提交退款申请,两天之内定会退回,愿意继续等待的客户麻烦大家加一下Q群575294713,这个战线确实会拉比较长,旺旺通知不够方便及时,其他一切后续和重大通知会在群公告发布并@全体成员
为此次整改给您带来的麻烦深感歉意,感谢您的购买与支持,以及理解制作特殊周边的不易。
真的十分抱歉,谢谢理解……淘宝链接:这里


好好产粮,回报社会

布鲁克林的来信

K.I.D:

史蒂夫-罗杰斯先生:


 


展信好!


收到这封信你一定很惊讶,一半是因为你不认识我,另一半是因为这个年代已经没有人再写信了。


小丽贝卡也劝我不要写信,她说为什么不发电子邮件,或者干脆去美国队长的脸书账号下留言呢?(不过她又说你的账号一定是别人在管理,留言也没有用。)


但是我不打算听她的,我是个九十多岁的老太太,我有顽固的权利。


其实说你完全不认识我也不对,我们俩曾经约会过一次。别惊讶,那一次约会中没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我不会责怪你不记得我。事实上,我会记得那次约会,也并不是因为你。


记得那是一九四零年的一个夏天午后,我从学校放学回来,看到姐姐正站在公寓楼前的绿篱旁和巴基说话,或者说,调情。是的,漂亮的巴基,整条街上哪个女孩子不认识他呢?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在写下这个名字时,我眼前仍然会浮现他那双迷人的眼睛和总是翘起的嘴角。


巴基,星期六晚上请我去街角那家店吃冰激凌吧。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我听见姐姐这么说。当时二十岁的玛丽绝对不是个害羞的姑娘。


好啊,巴基笑吟吟地说,但是有个条件。他指了指我,你必须带上你妹妹一起。我的心跳一下子变得好快,可是我不敢做声。玛丽皱起了眉头,巴基,你非得带上那个病怏怏的史蒂夫不可吗?


我的脸已经很烫了,只好闭上眼睛,在心里不住祈祷——别拒绝,玛丽,求求你别拒绝。


感觉像是等了一整年那么长,终于听到玛丽回答说好。再睁开眼睛,玛丽的表情很无奈,我们姐妹间不需要开口就能交流,我知道她在说,莉莉,这次只能委屈你了。而巴基还在笑着,莉莉,你会喜欢史蒂夫的。


我红着脸使劲点头。不委屈不委屈,能和巴基一起度过一个晚上,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好运气。


约会那天我忙乱到了极点,熨斗、卷发棒和口红,这些东西都得姐姐用完了才轮到我。我多么希望自己看上去能漂亮一点啊,哪怕姐姐说那个史蒂夫根本没资格挑剔我。


罗杰斯先生,经过这么多年之后,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冷饮店门口的小彩灯吗?还记得巴基点的是橘子口味的冰激凌吗?还有,他从背后推了你一把让你挽着我走,你气呼呼地回头瞪他,而他笑得坏极了。这些你都还记得吗?


看到这里你一定早就明白了,我是个偷偷爱着巴基的傻姑娘。当然我也并不讨厌你,因为你和我一样是个不被人重视的小个子。你比我更糟糕的地方在于你是个男人,但你也有令我羡慕不已的地方——你拥有巴基。


 


后来的事情就不一样了。我依然是个不起眼的小个子,可你变成了美国队长。


巴基比你更早上了战场。他出发之前玛丽一直在绣一条手绢想要作为礼物,虽然她根本就不是巴基的女朋友——他们只约会了两个月。我忙着替她穿针拈线,而我母亲则在一旁泼冷水:别忙了,战场上的小伙子们不需要这个。


后来,就等来了巴恩斯中士阵亡的消息。


再后来,我在报纸上看到新闻说你也牺牲了。


战争胜利那天布鲁克林也热闹极了。那年秋天,玛丽就嫁人了。


婚礼前一晚,我们姐妹俩坐在床上,故意不开电灯,在床头点起蜡烛,我在背后一遍又一遍地刷着她光亮的栗色长发。她突然说,假如巴基能活着回来,我一定要去问问他愿不愿意娶我。


我愣了一下。别傻了姐姐,假如他活着回来,想问这个问题的姑娘恐怕要在巴恩斯家门口排成长队了。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莉莉,你是不是也想去问他呢?


我没有回答。我想我不会这么问的,别说妻子,我连做巴基女朋友的奢望都没有过。但假如他真能活着回来,我一定会去告诉他,我爱过他。


 


玛丽出嫁的时候非常美,真的。两年后,她死于难产。


我养大了她的女儿珍妮,看着珍妮念完大学,结婚生了三个儿子,其中一个儿子的女儿,就是现在和我最亲近的丽贝卡,替我写这封信的十八岁小姑娘。


但我从来没有结过婚。并不是因为巴基,只是战后有一阵子布鲁克林的女孩着实比男孩多出了很多。我从来就不是个有吸引力的姑娘,后来又忙于工作和抚养外甥女,这件事便错过了。


布鲁克林的老邻居们偶尔还会提起你。哦,那个美国队长,以前还挨过我的揍,他的大腿还不及我的胳膊粗呢。喝醉酒的男人们喜欢这样吹牛。


后来渐渐地就没人提起你了,因为揍过你的人都老了,死了,正如爱过巴基的姑娘们一样。


时间就这样平缓地一直向前走着,我没想到你还能活着回来。在电视上看到关于你的新闻,我一下子又想起了巴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如果你没死,那么巴基或许也没死。


我只对小丽贝卡说过这件事,她说你太老了,实在是异想天开。直到有一天她举着手机蹬蹬蹬地跑到我轮椅前,让我看屏幕上那个一身黑衣、长发披拂、眼神冷酷的杀手的照片。天啦,莉莉,你简直就是个预言家!


我不懂什么叫冬日战士,我只记得七十年前带我去四人约会的那个巴基,英俊的、风趣的、全布鲁克林最迷人的巴基。


从此只要有关于你们的新闻,我就让小丽贝卡说给我听。我还住在自己出生的房子里,除此之外一切都变了。关于你们的消息里也有很多我听不懂的东西,前阵子为了解释索科维亚协议是怎么回事,小丽贝卡都快被我逼疯了。


老奶奶,我听说美国队长一直不肯签协议,他说那些都不是冬日战士的错。当然不是,你没见过当年的巴基,你不知道他是个多么善良的人。真的吗?小丽贝卡一边问一边眼珠子乱转,咦,有没有可能队长一直爱着冬日战士呢?


这个年代的孩子们就是什么都敢想都敢说。我皱起眉责怪她胡思乱想,她却不服气——嘿,老奶奶,现在罗杰斯队长和冬日战士就算想结婚都没问题,你明白吗?


得了吧,你刚才不是还说他们想杀了冬日战士吗?我看他和谁都结不成婚。


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有时候会非常孩子气,因为斗嘴赢了小丽贝卡,我很是开心了几分钟。然后我想起了曾经非常想嫁给巴基的玛丽。接着我想起了那个一起去吃冰激凌的夜晚,巴基从他自己的杯子里挖了一勺橘子冰激凌分给你,但很快又抢走了你的整个杯子。史蒂夫,你不能吃太多冷的东西,否则哮喘要发作了。他说话时的样子温柔极了。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无比想要回到七十年前的布鲁克林。


 


我是不是说了太多废话?你一定看得不耐烦了吧?小丽贝卡已经写得不耐烦了,我得快点结束这封信。


现在我只剩一件事要说了——很高兴看到你平安回来,但是巴基去哪儿了?


虽然我并没有这个资格,但我真的很想拜托你,好好保护他。


就这样吧,罗杰斯先生,再见!


 


你诚挚的老邻居,


莉莉


------------------------------------------------------------------------


这篇是喝了点酒之后胡乱写的,我只是想要多一点人记得Bucky。


无定河边骨,春闺梦里人。从小看战争故事,我就喜欢去想象那些无名的死难者的生平。他们爱过谁,被谁爱过,死去的时候有多么不甘心,一百年后还有谁会纪念他们?


和很多人一样,队3看得各种委屈。


从Bucky的角度说,七十年前那个温柔英俊的年轻人早已被一笔勾销,他只是人们眼中的一件兵器,被使用或者被销毁,他本人的愿望一点儿也不重要。


从Sebby的角度说,他研究老兵,研究PTSD,他说自己killing myself to do it well。然而那也不重要,商业大片需要高帅富、需要萌、需要酷炫,却并不需要把聚光灯放在一个凄惨而过时的角色身上,去探索他的种种幽深细腻。


万般慈悲,尽付流水。




吧唧快来:)尝尝水蜜桃味儿罗大盾棒冰;-)